晚起

发布时间:2020-05-23

昨晚,你的灵魂又去了老地方——你出生的家乡,春节没有串门的亲戚有几家,同学家的母亲都健在,父亲大都仙逝,不晓得什么原因,身边的男人总是活不过女人,难道是柔能克刚,刚易折的原因?真为这些六七十岁死去的男人们感到悲哀无奈!心目中的人们都能百岁而亡,次之八九十岁吧!爷爷奶奶如此,我又是他们带大,根深蒂固的观念。

梦里他乡客,清风故乡来。终于看到了我同学的母亲——我的大娘。风霜无情,刀刻留痕,背负更重,好像拜年的客人刚走,咦,我的另一个同学的父亲也在。我的大爷,初中老师,个子瘦瘦高高,幽默,一聊天,他们是亲戚,从前我真不知道,几年不见,很是亲切,一番热谈后,祝福健康长寿,工作顺利。

转身行,又一番景象:路窄,也可能是集市,家人汽车停靠路边,满车菜品:白菜、芹菜、蘑菇……突然,我妈说手机丢了,看一骑车人刚过,我飞车去追,几百米后追着,咦!这不是我小学同学吗?!平常是税务人员啊,怎么还兼职这活?不可思议!不过手机他二话没说就给了我,说误会,改天喝酒!我不知道这酒今生能否喝上,当时小学他最狡猾!

帘子边光线渐浓,头有些胀,看下马蹄表六点半了,平常我都是五点半醒的。天知道,如何睡的这么沉!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