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武功山记

2020-05-22

武功山,又名兹山。“兹”古代字之为万物滋生繁茂之“滋”也,自南朝陈国将军欧阳?祈祷于此,得武仙人托梦授其平定侯景之乱之策,陈武帝感念武仙助其成就帝王之功,便封此山为“武功”,自此武功之名便取代它名而流千古。其上有主峰遗世屹立,高峻而风烈,树木不生,蔓延着经狂风淬炼的无边翠气虬劲的茅草。秋冬时至,茅如吐白絮,如白鹤玉羽,颇为胜美。远而仰观,如白鹤傲然昂首,飘然独立,姿态极为神气,故以“白鹤”名之。另有神话流传,道教二葛乘白鹤羽化升仙于此,故此峰亦称“葛仙峰”。

公元历二?一三年六月某日,我与朋友游乐于此。是日,天朗气清,赤虹掩日,炎气沛乎八极。然武功草木繁盛高耸,有入云霄之势,我们攀越之路托繁叶之护而不惧赤光,故即便附近之地如火炉,我们爬山之人却不甚觉热。上山阶路崎岖无常,曲折多变,胜似九曲黄河,于曲折之妙虽不可越黄河,但奇美之处亦不多退让,足以让人目断且迷绝。我们一路攀越,时而憩息,时而观景,不知转过几多白翠石阶,脚踏天人合力打造的石阶上,一股洗涤内心浮躁的清脆声击打着悲观伤意,亦不知看过几多造化异景,那如斧劈刀削般的自然造化早已震撼折服了我们的意志。我虽不敏,许多人事常易速忘,然此地神秀之态我却刻进心灵石碑。

初进武功,我便看到万物滋生之态,百花争艳,万木争势,一眼无尽如无边绿毯的绿草争旺,纯然一片生气盎然,一派万物竞生机的向上胜景,心中便油然而生出在此有伤悲颓败是有违内心有违此等盛景之感,我原先的失意之态亦被洗涤尽去,一股勃然向上之气便在内心自然而生,愈发觉得古代失意伤悲之人缘何亲近自然之由了。

武功山路,虽可见它山亦有的高险奇异之峰,它山亦有的清澈见鱼之溪池,它山亦有的如白练之激湍,或者说武功山无独一之景,但亦有另一番风味。武功山虽无五岳之雄险秀奇绝,但整体却有吐纳万物之势,糅合无数山川之态,无尽虫鱼鸟兽之数,无边繁木生之气;虽无李白所见庐山如九天银河落下之瀑布之使人胸怀大开,却有清涤人琐碎心之宁远。

登山造极,原先的世纪之碑月前已被天雷破灭,不免有小小的失意。然大衍五十,天衍四九,天地尚且不全,日月亦有食,我又何必强求呢?

古人之游山玩水,往往是抒发胸臆壮志,或失意而长精神,或领悟自然真谛,或极目远望以扩大胸怀抑或洗去红尘俗气,诸多不一。今我登高于此,正值傍晚,灰色的云气若野马奔腾所致的灰尘无息无相地吹拂我的黄衫,行立间颇有云中君之神,飘飘乎若有腾云驾雾之欲,又欲御风与日月比肩,原先极度的黯然失意亦完全褪去,心中的俗念亦被抹杀,无我无他,仿佛穿越了万古,见证了武功山的起源,见证了他那历经无数天雷地水气风劫难而亘古不变的坚韧不屈的永恒意志!我不由和武功山精气神合一,斩却了人世的短暂之悲,斩却了万物摧残动摇我的身意之伤。

残阳如血,极目望去,晚霞如虹,重云暗淡似销魂,凉风袭来,青草微卷,壮丽山河仿佛披上了一袭暗纱,一股浓浓的夕阳西下黄昏诗意涌上我心头,不由欲学先古诸贤登高作赋,可惜才疏学浅,未能达志,便弃之。

星夜,时而虫声起,时而风声灭,寂灭空明却不显诡异,我眉态平和,和黑夜合一,淡淡地感悟着黑夜独特的宁静,伴随着黑夜渐渐地进入幻想之乡。待我醒时,同伴们依然熟睡,我轻手着衣出帐篷,却被玄奇深邃奥妙的青天所沉迷!

我深深震惊地仰头观看周天星斗,只见一条不知起源终结而浩浩荡荡的无边星河贯穿无尽深邃长空,如浩气天河挂纵横天宇,又如一匹无双的剑气贯穿长空!天河两边群星退避,无数星辰在其中沉浮闪灭,如灰部上明亮的点缀斑点。全体观之,好似正在演绎无穷宇宙至理般,我虽不明星相,然此等胜景,乃是我前所未见之壮阔,早已使我心胸宽广,心旷神怡,飘然有凭虚御风之势,一股股不息的浩瀚壮气在我的胸中不断激荡。但当我欲让同伴共赏,却又徒留些许遗憾。伙伴醒时,星气辰云已散去,诸星黯淡隐退,星河亦破灭,我不由深深为伙伴可惜弥久。

朝阳将出,天地阴气即将退却。我们凭高俯视,人若蝼蚁,山河好似弹指可遮可断,灰色云气飘荡在我们身旁,顿时感觉我们好似藐姑射山之神人,吞云吐雾般立乎飘飘云端,以超凡脱俗的眼光俯视看世间,坐任沧海桑田,忍不住叹一声人道无常!再远眺东极,暗云业已转化为蒸蒸紫气霞光,一线无边的紫气云带挂在东天际,仿佛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尊无比荣华尊贵的浩然真圣。须弥,紫气与赤虹合一,一气冉冉却含无穷气力于东正欲破升,这气仿佛破灭了重重困境,寂灭了无尽黑暗般,从东天升起,旁边的黑云暗霄全然蒸发!我的呼吸停止了,仿佛产生一缕声音都是对这无边光明的亵渎!刹那,冒出头的朝阳旁边的紫气全然破空,只留些许围绕在纯阳旁,映衬着圣者的高贵!顿时我的心中缓缓诞生一种古人仗剑高歌的情怀,可惜无歌无剑!

嗟乎!古人之观天地万物,皆有所得,我亦然。经此一游,我心早已不拘于原先,先前的失意早已不足道而被斩却。吾等须知,人生挫折无数,怎可被其轻易击败!君不见历经无穷磨难的武功,依然不屈傲然立世!君不见光明终会打破黑暗,困难终会破灭臣服于我们脚下!

同游者缘,娟,丰,许,露,明。十二月某日曾某记。

上一篇: 我想知道 下一篇: 有路,山谷不寂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