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变迁

发布时间:2020-04-08

刘 金 祥

阳光明媚,春风醉人,百花盛开,万物葱绿,金黄色的油菜花点缀着家乡一望无尽的绿野碧波,让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外出30多年了,虽偶尔回去一次,但每次都深感家乡的巨大变化。不用说30年,就这几年已经明显感到家乡有点变得让人几乎认不出来了。

因为难得回老家一趟,清明这天,我提前约了村领导请他们能抽个时间陪我走走。祭祖仪式一结束,村里几个干部便带我在村庄内外转转,我注意了时间,前后共花去了约两个小时。

村干部带我走进村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庄上东西两条和南北几十条巷道全部是硬质路面,庄上七八座公路桥能使车子从庄前庄后、庄左庄右循环行驶;路面上像用水清洗了一样干干净净;路边整整齐齐,路旁的别墅一幢挨着一幢;当日,村庄上停满了从外地开回来祭扫的各式轿车。我惊讶!这里就是我阔别多年的家乡吗?她哪里是个农村,俨然就是一座小城镇,比当年公社所在地不知要强多少倍的现实的村庄!

“庄上的路和路灯前几年就全部通了,村里在外工作、做老板的人没有忘记家乡,他们主动投资建起了公路桥,对家乡贡献很大,不少人已经回报社会,反哺家乡,在家乡投资兴业。

“村与村合并就是一家了,近年村里又将新合并我们村的蒋家舍的路和路灯搞好了,就连南边的庄基也接好了,告别了祖祖辈辈走烂泥路和没有路灯的历史。现在我们村里有200多盏路灯,晚上从远处就能看到我们村里雪亮的,重要节日、农忙和庄上人家有红白事,路灯照明时间都要延长,春节通宵不熄灯。”年轻的村党支部书记刘少海边走边向我介绍说。

“路灯照明一年下来需要不少电费吧?”我问道。

“这个不要担心,我们装的都是节能灯,一年下来电费几千块钱,庄上在外的老板人人抢着承担费用,有的人还给我们村干部打招呼,这一轮到期了下一轮就给他们包去付款。”刘少海答道。

走到入村口,只见十几个老人和孩子正在进行体育锻炼,各种各样的体育器材让他们玩得十分开心。我好奇地问熟悉的马大叔:“你们做活计很苦怎么也锻炼?”

“现在日子好了,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马大叔笑着回答我。

从庄前到庄后,一边看,一边听介绍,让我心潮澎湃。河水清凌凌的,集体“三资”全部统一管理,农民们精神抖擞,意气风发。

“从东边的长生桥到西边的殷邰庄桥,从南边的友才桥、袁家桥、丰收桥到北边的进士桥,这些桥将整个村庄连了起来,把村庄上的家家户户、男女老少的心连了起来,庄上的老党员说,我们庄上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致富路;桥只有一座,也只有一个名字,那就叫‘连心桥’!”刘少海如是说。

是的,家乡元友村,属于兴化市戴窑镇,与合陈的孙家庄接壤,与永丰的陈海村比邻,在老戴窑的最西北。这个以刘存元、刘存友两位烈士名字命名的村,过去却是另一番景象:烂泥路、小木桥,出门不是坐船就是两腿跑;泥土屋、茅草房,雨后到处是水塘;没得吃来没得穿,庄上不少光棍堂。几个老人还编了打油诗对我说。

多少年来,村庄上的人们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积极转变观念,不怕吃苦,团进奋进,勇于攀登,无论在科学种田、规模种植养殖、发展多种经营,还是在转移富余劳动力、发展集体经济方面;无论在村庄环境整治、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还是在学习宣传党的农村方针政策、致富农民等方面,村党组织和一代又一代党员干部率领人民群众走勤劳致富的道路。如今,村里绿化有专人修剪,垃圾有专人负责清运、集中处理,村里正着手准备建个1000平方米左右的文化广场。

来到村部,我立即被省级土地整治项目区、2010年兴化市新农村建设示范村、2011年泰州市委市政府授予的农村党风廉政建设示范村牌匾和2011年全镇综合先进一等奖等奖牌所吸引。

走出村庄,我一会儿停下脚步,看庄前工厂烟囱冒着缕缕青烟,听养殖大户道着养鹅、养猪经验,赏庄前庄后绿油油的麦苗,金黄色的油菜花一浪浪清香沁入我的心田……让我心旷神怡、如痴如醉。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