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味

2020-03-26

不怕没有免疫力,病一场便好。年少时安静得无波无澜,只知睁起两眼默默看,思想也忽略掉。过了时辰才看到些青春少年故事,清新如长出娇嫩细草的泥土,连同自己过去一道感慨怀念。待到茶味将要消散了,惊觉故事也是故去的事了。可惜是没有机会来选择性地撞见这一场两场或三场,不知时间地点人物平淡离奇,就像坐出租车,谁知拦下的一辆,挂的号牌数字是几几几。

上一篇: 妈妈的爱无处不在 下一篇: 家乡的变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