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获

2020-03-25

一号清晨,金阳客车站里,随着售票员河东狮吼般一声长啸~假钱!于是我在众人瞩目中尴尬地望向罗安忆。

二号我在K9384列车上,卧铺,我坐在靠窗的位置,能看到长长的车尾。车厢干净明亮,坐垫松软舒适,窗外稻田金黄,远山青翠艳丽,农人抚去额间汗水,孩子欢笑,老人回忆……周围的一切祥和安静,我也满心惬意一片诗然。。然而当我正准备诵诗一首之际,却听到“咔”“咔”“咔”不和谐的声音,视线回到车厢里,便看到安忆在一边磕葵花一边算账,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念着:坐车两块,吃饭13块,门票64块……看她紧皱眉头认真的样子,我突然笑了出来。

我突然想到在金阳客车站我望向她时,她更是一脸的慌乱,显得不知所措。她手忙脚乱打开背包,从最里一层掏出个粉红色钱包,然后把里面的钱全部交给我,那模样,仿佛乡下刚进城的孩子。

二号下午,我俩走在师大校园的路上,她跟我说起了她的一些事。没人明白当时我平静面庞下的震惊,真没想到,她小小的身体竟然扛着这么重的担子,不花家里一分钱的同时,还供高中弟弟的生活费。而这两天我俩的开销,却只是她一个人在付,她也和我一样,不过是个大三学生。我想到我在火车上的笑,想到她把她全部的钱交到我手上我却在嘲笑,我很想抽自己耳光。我的挥霍,只不过是不知道它得来的艰辛,她的钱,是多少个夜晚走了多远的路时刻担心着遭遇坏人给人上家教换来的,她有理由珍惜,也只有她才懂得珍惜。

我每天的生活,枯燥重复着的天昏地暗,白天不是白天,晚上不是晚上,逃课,挂课,想方设法找理由跟家里要钱,还有,涂鸦着一些廉价的悲伤。

在列车上,笑完了守财奴般算账的安忆,我视线又回到窗外。笑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不会在我脸上停留太久,于是现在我眼睛里的,又是迷茫和忧伤。我们背着列车行使的方向,我看到的景物,离我越来越远,仿佛说着再见,我呢!是否该和她说再见?心在痛,不舍得,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所以我希望列车一直走,一直走。

那天我笑着对她说: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当时她笑笑,不回答。很难想像两年后我还是笑着对她说:他很好,我走了,再见吧!这次我不再期望她的回答。我多么想挤出点眼泪来告慰我认真用过的真情,但我在笑着,我突然觉得以前不敢做甚至认为不可能做的事情,真的做出来了,的确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跳出圈子,可以不必顾忌的交语,可以轻松愉快的玩笑,甚至灯前促膝的深谈。

和安忆行走的两天很愉快,那些感动,相互鼓励,感觉的依靠,信任,这些是除了爸妈外,我首次体会到的。安忆和我不过小学一年半的同学,曾六年没有联系,近三年都没见过面,然而我们并没有因此而陌生,我想,这就是朋友。

我想我之所以这么决然,还得感谢安忆,她的坚强,让我明白了生命中不得放弃那些未知结果却千疮百孔的坚持,坚持虽不容易,放弃有些时候却更难。还好,我做到了。为了一个人颓废堕落,这本就是对生命的亵渎,又有什么资格悲伤?

我谢谢她,爱,毕竟能让一个人成长。许多不懂的事情,模模糊糊的,我好像懂了。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在那列火车上剃胡子,剃了一半,安忆突然对我说:借你剃须刀下。我说:干嘛?她说:剃光头。我说:剃谁的?她说:剃我的。

我希望列车一直走,一直走,因为安忆的头发还没剃完。

上一篇: 一个叫诗意的女子 下一篇: 家乡的变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