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于家

2020-03-25

“我之出生时尚无为”,看到林雨堂书中这个标题时,总有点难过。有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自己长成时委实过于缓慢了,缓慢到自己都忍受不了的程度。

我之长成时色已衰,无论如何的难受,我们都无法苛责这第四维的时间,它组成了生命,过去便无法变更。

“不要着急,该来的会来的。”在这句安慰话语周遭总充斥着长辈们的絮叨,我无论如何也不知道确切的表述自己真实的想法,事实上,不得不承认的是好多时间里,确实迷茫了。

我所认识的好多人里,确实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过着。他们或许也曾对生活絮叨过,但不过是絮叨而已,任何的东西其实能改变他们的已经好少,我羡慕的便是他们总能坚持住。在清晨母亲在我身旁絮叨后,便能惬意的哼起自己喜欢的小曲,她总是对的。而我在向朋友絮叨后,却是皱起眉毛,我总是在犹疑。

很多时候想寻找令人怦然心动的画面,然后感觉到无可奈何。其实砰然心动的东西就在留住的画面中的一处,你得先留住一堆看似毫无理由的东西。犹如手机中许许多多的相片,你得先拍。

闲来无事的时候把自己中学的日志打了下来,其实在看见之前一点印象也没有了。打着打着,一边为自己单纯的思想感到高兴,也感觉那时真的好傻;一边便全是母亲的影子。

今天看到了弟弟的白发,比我多了些。

这让我有些讨厌我自己。

上一篇: 旭梦开展晚会排练活动 下一篇: 送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