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洗礼

2020-03-25

夜,已经很静谧了。我独自一人,推着自行车,走过我每天都要走过的小巷——或者说是世俗的街道。

这时,我看见了一只猫。它以前可能是一只雪白雪白的猫,但现在,已辨不清是什么颜色。它盯着我,眸子中闪现出一丝希望的光——但更多的还是惊恐。它瘦骨嶙峋,看来是饿极了。

我自然是不太在意的,像这种流浪的生物,我一天要见很多。于是我推车前行,继续在我俗滥的精神世界中神游。

然而,走出百米开外,我仍听见一丝丝????的脚步声。我回头看了看,那只猫循着车轮,慢慢地行走。这时,一些关于狂犬病等各类可怕细菌的潜意识涌进了脑海,于是我加快了脚步。前面就是大马路了,我骑上车向对面奔逃着。

但是,那只猫的双眸却占领了我那俗滥的世界。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它们闪着微弱的生命的光,闪着乞求的光,这一束束光刺着我的心,让我很不自在。然而,我突然发现,这双眼睛是被复制而来的,它们曾在猎杀者的枪口下存在,它们曾在乞食者的脸庞上存在,它们曾在无数遭难的生灵的身上存在。这些眼睛就好像一根根熄灭的蜡烛,但是,世界上同情之火的确太少。

我不再想了,调转车头飞奔回去,然而我没有看到那只猫,看到的却是一具流着血的、被碾轧了很多次的尸体——那只猫的确一直跟着我,只是,没有跟到最后。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厄运会降临到我的头上——或者说降临到人们的头上。或许下一个轮回,我是仆,它是主,它会没有人道地役使我吗?或许下一个轮回,我是兽,它是人,它会无情地猎杀我吗?或许下一个轮回,我是乞丐,它是富翁,它会慷慨地帮助我吗?或许下一个轮回,我是它,它是我……

我站在路旁,接受这只猫对我残酷但却深刻的洗礼。我的眼前突然又显现出那只猫的身影,只不过这次它是在用不屑的目光,像鲁迅先生笔下的那条狗一样,对我,对人们大喊:“不敢,愧不如人呢!”

这次洗礼不应只是对我自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