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

2020-03-23

窗外的路灯光线打入屋子,占据了我一半的桌面。当我望向有光的一面就看到了孤独,而当我望向黑暗的一面,就看到了自己。

零下的温度再配上冷风,即使裹紧大衣也抑制不住颤抖。路灯垂直打在我的身上,对面的窗户里就只剩下黑暗。当我望向黑暗的一面就看到了孤独,而当我望向路灯下的影子,就看到了自己。

我理解的孤独,是变换不同的场景尝尽孤身凄凉,即使深处闹市,也只能看到自己。

聊天记录停留在两天前你的客套回复,打字删除重复的问候终究没有发送,找不到话题的聊天就像是写一篇没有大纲的长篇小说突然断了思路,绝望与不甘交织缠绕。

阴天,书本,昏睡的课堂,斜对角的姑娘,下课后的释然和回家路上的安逸。这是你回不去的过去和跨不过的未来。

能拒绝一切主观臆想,也能接受一切闲言碎语。

你们现在都如鱼得水。

孤独症患者,拿起笔,只写下自己的名字。

上一篇: 人生,须有一场倾城色 下一篇: 送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