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不走生命永恒

2020-03-23

秋去冬至,叶落归根告知生命的结束,但有一种凋零象征生命永恒。

——题记

日暮黄昏,我独自一人顶着寒风缓缓走着。刺骨的凉促使我不得不畏缩着身躯。耳畔尽是寒风呼啸,一切喧嚣此刻都成了一片浮华。

每次回家,总要从这里路过。因为这寒冷的天气,出行的人似乎少了许多,这条宽阔的大道上只有一棵已经枯萎的大树孤零零的伫立在路边。

枯黄的躯干,盘虬卧龙一样似乎想与即将到来的严冬做最后的抵抗。我暗自笑它的蠢,它已不在像盛夏时期一般绿荫茂盛,枝干粗壮有力。而此时就像一个佝偻着身躯的老头,无依无靠,留下朦胧的背影在风中任由寒风蹂躏,来往的行人也漠视它的存在。一旁已经没有能再与它共度黄昏,享受落日余晖的绿草鲜花。

树欲静而风不止。秋冬的冷风如同死神一般能夺走万物的妖娆与青葱。枯树上,唯有仅剩的几片黄叶,欲留欲落,摇曳不定。可不知为何,我心中似乎响起了那枯叶的沙沙声,不同于浮华的喧嚣,而是一种求生的渴望。

难道是我对它们产生了怜悯?我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笑自己的傻。本是将死之物,还在妄想得到生命的延续。

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每天忙忙碌碌为了得到眼前的幸福而奋斗,最后却落得只有冰冷孤独的陪伴。我开始不禁感叹生命的苦短与无奈,难道世间的生命就这么容易得到破碎?

迈着深思的步伐继续向前走着,走到那棵树下,蓦然,一阵风吹落了树上仅有的叶子。几片叶子蜷缩着,悠悠然地在半空中打着旋,轻飘飘地拂过树梢,缓缓的停留在了树根处。它们好似并没有为离开了树尖儿而感到婉伤,反而为这份寂静添加了一点灵动。

多么的轻快,多么的自然,多么的从容!

顿时,新生。

一下闪过我的脑海,庆幸的是我抓住了它。

也许,落叶凋零并不代表着生命的结束,而是宣示着新的生命的开始,因为此时此刻成千上万个新生命正在酝酿,明年春天,将又是一片绿意与生机。

寒风落尽枝头叶,落叶欲为来年青。这风,这寒,看似甚是凶恶,只带走了一副空空的躯壳,却没有阻止生命的延续。世间万物皆有归宿,唯有生命得到传承。与其说寒风终结生命,不如说寒风只是生活中的过客。颇有“黑夜之后便是黎明的”韵味。

我重新抬起头看向远方,眼中竟感受到一种生活、生命的灿烂之辉。回头看看枯树,已不再是那样的不懈,而是一种敬意,一种对其能够代表永恒的敬意。

永恒,是短暂生命征程所要到达的终点站;生命却是积淀永恒的工具。任寒风凛冽,挫折重重,也带不走生命的永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