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西坡赏花

2020-02-14

听说苍山西坡的杜鹃花开了,我们相约去看花开。我们去了苍山西坡的迎春大花园,听说那里的杜鹃开得最美。

从山下沿着紫阳河一路上来,山势慢慢从舒缓变得陡峻,人家渐渐从稠密变得稀少。麦田和人家在身后越来越远。从车窗进来的风里,渐渐多了几丝寒意。

车子一个弯一个弯地往上爬,路陡得几乎每一个弯都要打倒挡。说不清究竟是在多少个弯以后,终于,隔着车窗,看到第一棵杜鹃开在了路旁,几朵盛开的杜鹃那样烈烈的红,那样灿灿的艳,温暖我期待已久的眼眸。牵着这份明媚,向上的路才变得不再那么艰难。

阳光渐渐变得澄澈,随着每一个弯上去,映入双眼的红也变得越来越多,从开始的一枝一枝,变成一簇一簇,从最初的一束一束,变成一捧一捧。车子还在往上走,那片期待中灿烂的花开,它在更高的地方。

当车子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展开在眼前的是一片开阔的缓坡。走下车来,迎面的风里带来几分干净的寒意,天空明澈得像一片无波的静水。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东面的苍山顶上还覆盖着白白的雪。仰头看面前的山,山巅在视线中陡峭却近切,仿佛几步就可以到达。几片流云拂过山顶,那么低,那么近,似乎伸手就可以摘下一片。

草坡上一间白色的小房子,这是紫阳河零级电站的前池和引水管道的修筑工地。房子的台阶下一块看样子刚推出的宽阔场地。后来听到电站的主人介绍说,这块场地将修成一个篮球场,而在这片坡地上,将会有一座迎春山庄。场地边上几个绿色的帆布工棚,平静地铺开着未来花园山庄的序曲。

房子里,几个小伙子小姑娘正在忙碌着,为我们这一伙闯入者准备着午饭。乘着这段时间,我们穿过房前那片空阔的篮球场地,穿过满坡清澈的阳光,到坡下去看花。

坡下几树杜鹃在时间里静静开着,有的正满树繁华,有的则已落红铺地,或开或谢的花,错落地走着它们生命的旅程。在杜鹃树下,我们意外地看到了一台一台的石阶,藏青的石块上,温柔地爬满了穿越时光的青苔。一位同伴猜想,这里以前曾经有过人家,这些石阶,或许曾是落满月光的庭院。的确,这里的天空这样明净,风这样单纯,花开这样静美,花瓣飘落在静静的石砌上,像一句静静的诗。我不禁想,或许,在我们还来不及解读的最初的时光里,这些杜鹃曾见证过某一场如阳光般透明,且像花开般静美的爱情,如今,这一树一树的花开,是那些美丽往事留给时间的年复一年的歌。

中午的午饭是一碗清爽可口的鸡肉米线,也许是饿了,大家都吃得特别畅爽特别惬意。美景配佳肴,唯在此间有。

午饭后,我们沿着山路,去踏寻更高处的花开。路一直通向前方的深涧,在路上路下的陡坡间,一树一树的杜鹃盛放成一树一树煜煜的景;一片一片的花开燃烧成一片一片灼灼的火把——原来,这迎春大花园的杜鹃都开好了,只待有情的心前来踏询。有一树开在山崖上的杜鹃在我仰望的视线里显得特别艳,特别美,高高地,远远地,绽放着它不被打扰的云梦。在隔着深涧的对面东坡上,有一片纯净无杂的杜鹃,远远看去,满坡花开像一席红色的霞披,开尽满山春色。我想起早上一路上来,看见第一朵杜鹃的惊喜,看见一枝绽放的雀跃,看见一树繁花的欢欣,看见枝枝竞妍的感动。而此刻,面对这一树一树、一片一片、如云似霞、惊世锦绣的灿烂繁花,我的心竟然渐渐平静下来。或许,这也正像我们上来的那些路,上来时,几乎步步惊险,十步一弯,几至心惊胆寒,战战兢兢,而真正上到高处,却原来只是单纯,单纯的阳光,单纯的风,单纯的花开,单纯的梦。原来,真正的高处只是单纯,真正的美只是平静。

路还在往前,沿着脚下越变越窄的石道,小心翼翼地爬过越来越陡的山崖,我们一直走到了深涧。涧中古木参天,林荫蔽日,淌过石上的一涧清流,像是一涧透明的梦。崖外杜鹃盛放,而崖间溪水潺???峦獾亩啪楹驼庋孪碌牧魉??谙嗤?母叨壬希?糇乓坏郎窖孪嗷デ闾??/p>

待到踏花归来,返回到草地的时候,晚餐的菜已飘散开清香,大铁锅里羊肉汤翻滚的咕嘟声响,温暖而诱人。为我们安排好这一切的是这里的主人迎春,一个为梦想而努力的拓荒者,一个对文学有着不变情怀的同路人。

“你们看到对面那个小村子吗?那里只有十多户人家,七十多人,因为住得高远,条件不便。去年,我们电站在那里投入了许多资金,架电,挖路,扶贫。这两天刚买了一些电饭煲和厨房用具,准备每户送一套过去。回报社会,这是我们企业成长的一部分。”

“你们从这里看上面,上面那片灰色的林子全都是杜鹃,这杜鹃是一层层往上开的,再过几天,等上面那些杜鹃全都开满的时候,这大花园会更美。去年我曾带几个远道而来的朋友到这里,那时候这里还不通路,大家走得很辛苦,可是都非常开心。”

“我喜欢读书,这么多年从未能放下。对于我们来说,读书,已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之前以为我哥只是喜欢读书,并不会写文章,后来才知道他竟然还创办过县上的第一份文学刊物,是在好多年前。”迎春的妹妹在一旁快乐的补充道。

吃过晚饭离开时,迎春热情地邀请大家明年再来看花。这时候,西天一线斜阳,在斜阳的柔光中再次回望大花园,回望那一层一层的春色,一树一树的花开,悠然想起昆曲《牡丹亭》中的一句词: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 播种 下一篇: 微笑着幸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