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一些杂谈

2020-02-14

012过去了,一转身,唰的一下消逝不见。还没清悟过来,来到2013。

还是这样的自己,走着路唱着歌,写点文字,偶尔抽风神经一下,做些抽风的事。表面似乎活得挺潇洒,没事还去旅旅游,其实冷暖自知。

有时会想失忆和逃亡,像个孩子似的,幻想着浪迹天涯。

依旧不喜欢西装和皮鞋,唏嘘着别人所谓的不成熟,活着本就很累,装B给谁看。

就算时间磨碎了我所有的愣角,我还是我自己。我了解我只能去适应这个社会,适应这个社会有两种方法,一是变态,二是变形。我选择前者,改变自己的态度,所谓态度决定成败。至少把自己塑造成良民,跟着党走,努力向前迈进,追求社会主义的好生活。

中国从不缺人口,郑州尤甚。总想在郑州每辆公交车上都写上这样的标语:孩子,别挤了,委屈了自己,挤伤了别人。

看着挤不上公交的孩子们,总觉得很像倩女幽婚的小倩。望着远去的公交车,好像决别自己的情郎一样。

郑州天空是灰蓝的,浮尘有时会遮盖周围高矮相间的楼房。他极怕大风,因为大风会刮来真像,灰尘和塑料袋群魔乱舞,也会惊乱人们熟悉的节奏和脚步。

白天西装革履的人们,晚上可以很疯狂。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一个活给别人看,一个活看自己看。

人从来是矛盾的。祈求幸福快乐,从不遏制自己的愿望。追求真情,却从不停滞对金钱的俯体朝拜。把圆滑当成熟,把妥协当低调。国人从来都有奴性,喜欢阿臾,喜欢哈腰点头。有人需要,就要有含着泪笑的小丑。

总觉得自己该成熟了,已经二好几年了,正在向三迈进。三十而立,不是几个字那么简单,而是一种立于肩上的责任。

这几天,天都阴着脸,好像被夺去手中棒棒糖的小女孩,嘟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

希望来几个连续的晴天,晒晒自己,晒晒被子。

今年冬天确实比往常要冷一些。

今年冬天没怎么感冒,因为药价越来越贵,不怎么敢把病生下来,超生罚款更是承担不了。

2012常安慰自己要淡定。

希望今年可以彻底淡定下来。

还想去旅游,看看不同人和风景。

无论怎样,自己都要坚持,快乐简单的走着路。

上一篇: 翩飞在记忆里的白鹭 下一篇: 微笑着幸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