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毕业·序

2020-02-14

还记得几年前看《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时候,看到若彤、杨铮他们一起对着镜头喊"我们毕业了1的时候我正在喝水,看到他们阳光而清澈的笑容,觉得幸福就是那么简单而且一击即中,纯净水顺着喉咙往下往下,一直流到那个最深最深的地方,回旋,凝固。那个时候我才高一,想像高三毕业时盛开的凤凰花,那是离我多么遥远的事情。尽管遥远,可 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奔过去,像夸父一样,朝着那个注定涂满如梵高画作般惨烈妖冶的色泽的结果,步履蹒跚地走下去。

然后日子就那么不紧不慢地走过去。诗人说:一回首一驻足,我们都会惊叹,因为我们以为只过了一天,哪知道时光已经过了一年。

某某杂志上说,毕业如一窗玻璃,我擦着凛冽的碎片不避不躲一扇一扇地走过去,回头一看,只是一地的碎片,一地的流质。

考完外语的那天下午,我很平静地从考场中走出来,阳光耀眼甚至可以说是刺眼,一瞬间。我曾经预想的激情和放肆离我很远,我觉得自己18年的生命在阳光下被轻易地洞穿,当我想着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我的心里竟然感到了那么一些难过。周围人流汹涌,兴奋与沮丧如寒暖流交织着从校园地面流过,我看到周围年轻的面孔,斑斓的表情,想起了他们的还有我的在橙黄色台灯下度过的无数疲惫的夜晚,头顶寂寞的星星,忧伤渐次灭顶。

我以为自己是永远不会忘记高三的,我以为自己可以随时回忆起每一天甚至每一小时,如同看自己的掌纹,丝丝入扣。可是仅仅是现在,在高考结束的第一天,我已经对那些莫名忧伤的夜晚感觉到模糊,如同大雾中的玻璃窗,外面的世间百态氤氲成模糊的水气,只有忧伤的感觉,一再一再,细的讲解之后听他们温和地鼓励我说:不要紧张。我记得自己的模拟考试排名,记得填报模拟志愿时的惶恐,记得放弃理想时的难过,记得雀巢咖啡的味道,记得午夜星星寂寞的清辉,记得自己在相框中放的卡片上面写着:Even now there is still hope left.

记得绝望和希望,彼此厮杀。

毕业了。玩了个通宵,一大群的朋友,啤酒摇一摇,拉开,四处的泡沫,午夜冷清的街道,卡拉OK嘶哑的声音。

我明白离开八中的日子,我将面对更加真实的现实,而就在此刻,我开始了我的跋涉。一大群的朋友似乎也如同概率的分布,我们来回于现实,而开始重逢····十年之后,是一种怎样的沧海桑田,我无法想象····

其实和我想像的毕业的样子不一样,我以为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激情,像是死里逃生般的欣喜若狂。可是大家似乎都没劲了,AA说越玩越空虚,空到自己手足无措。大家在唱歌,我在喧闹的歌声中对她讲一个故事,只有开始和结局,却没有经过,因为我忘记了,讲到后来连我自己都忘记自己在讲什么了,只知道自己的故事中反复出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AA说她将来要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前提是她有了很多的钱。

后来我们说唱歌,也许唱到后来很多人眼泪都要出来了,但是我无法目睹一切,只是游荡在大街上,只是游荡。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伤心,或者两者都没有,更加值得难过。

穿梭在喧嚣的大街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流浪汉,想起学过的成语:幕天席地。头顶的星空看起来格外空旷和庞大,感觉如果不是路灯与霓虹奋力地将黑色天幕向上撑,那么天空真的会掉下来的。周围的风在夏天的夜晚带着让人讨厌的黏腻的水气,又热又闷。大家玩累了都不怎么说话。我和YRT头靠头睡在长椅上的时候突然想起很多事情,一幕一幕像是放电影。突然想起《猜火车》中那些弥漫热气和浮躁的青春日子,一段一段剪影时光。那些迷茫寂寞孤单愤怒的孩子似乎和我们一样。未成熟的脸,明亮的年轻的眼睛,落寞的笑容,明亮的伤痕,孤单地在站台上观望火车的身影。似乎我们的青春就是在这样的喧哗和宁静、希望和失望、振奋和沮丧、开心和难过中渐渐发酵,或者变得如酒般香醇,或者腐烂得不可收拾。

我又想起了曾经讨论过也一直在讨论的关于离别的问题。我身边的朋友换了一拨又一拨,大家纷纷地聚拢来,然后有些人匆忙地离开,有

我学会了选择,却做出了最错误的选择。我选择记住了生命中冷雨弥漫的寂寞黄昏,寒风凛冽的孤单清晨。我记住了生命中那些让我低落的难过却没有记住那些温暖的眼神和柔和的声音。我是个失败者。而天空的星斗明亮且永世流转。

小A说他回忆起自己高三毕业第一个感觉就是好像看到亮得刺眼的阳光,浓郁的绿阴和盛开的凤凰花。小A没有毕业纪念册,因为他的朋友不多。我也没有,却不是因为没有朋友。我忘记了自己当初选择不写毕业纪念册的理由,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彼此要忘记,那么那些终将发黄的精美的纸页也无法挽留记忆的遗忘,而如果彼此记挂,那么即使没有联系,依然温暖。

在我们毕业离开之前的那些日子里,学校广播里反复地放着那些略显暗淡的校园民谣。在最后的那几天里我和XXH一起在站在教学楼上倒数我们还能看几个校园的落日。站在321班的教室前,那天搬离教室时,天气异常的炎热,他趴在教室前,说希望多多感受这些离别的氛围,而我两只听着那个寂静的风带着夏日的烦躁慢慢席卷这个五月的抹点,然后仓促的离开;而那些温暖但哀伤的夕阳将我们的姿势剪成忧伤的剪影,留在了弥漫花香的空气里面。

"你说每当你又看到夕阳红,每当你又听到晚钟,从前的点点滴滴都涌起,在我来不及难过的心里。"

很多人开始拍照,可是我没有。AA说要不什么时候我们去拍照片吧,我说好埃可是就一直这样讲,谁都没说出来,似乎是怕一拍完照片,大家就各奔东西,没有了再相聚的理由。我每天穿行在高大挺拔的香樟下面,抬头的时候总会想到我就要离开,而伤感就弥漫了上来。

拍毕业照那天,阿七站在我左边,仔仔站在我右边,然后按快门,一闪光,定格,凝固。

我们的高三。我们的18岁。我们打球玩游戏的日子。我们骑在单车上的青春。仿佛一瞬间,又仿佛是永恒。

而此后,我将会以一个真正记录者的身份开始我一段崭新的旅程,那个故事才正式开始·······

作者QQ:1164501636

上一篇: 过客 下一篇: 放飞缺点的翅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