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做人当该气势恢宏

2020-01-09

今日读曾国藩《挺经》《荷道》篇,写道:“文章之道,以气象光明俊伟为最难而可贵。如久雨初晴,登高山而望旷野;如楼俯大江,独坐明窗几净之下,而可以远眺;如英雄侠士,?裘而来,绝无龌龊猥鄙之态。此三者皆光明俊伟之象”。读后身同感受。做文章当以气象光明俊伟为要。作为男儿,当该英雄豪气,写文章一泻千里,而不是小溪潺潺。

宋词有豪放派和婉约派之分,我独爱豪放派的壮志豪情,器宇轩昂,而不喜婉约派的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但是,我写文章却没有豪放的笔力,写也是表现为故作神态,不得其要,也许与人的性格特征有关吧。固然,婉约派词有婉约派的意境和不同凡响,但我还是感觉豪放派词催人奋进,如岳飞的《满江红》,辛弃疾的《永遇乐。北固亭怀古》等等。也许正合了我欠缺豪放的一面,而独钟爱豪放的缘故吧。

由文章及人,关于做人,我亦感觉应当豪气冲天,一是一,二是二,恢宏大量,器宇轩昂,气度不凡,不该心胸狭窄,器量比针眼小,遇事斤斤计较,鸡肠小肚,犹豫不决,那将会一事无成。历史上大凡有气度的人,多有所建树,多为英才。相反,小人往往机关算尽太聪明,最后落得一世骂名。

在文章中,我最喜欢读毛泽东的文章,不管是诗词还是他写的实用文章,尤其是《矛盾论》、《实践论》,还有那些《改造我们的学习》、《反对党八股》、《论十大关系》、《论持久战》、《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等,卷卷雄文,都是观点鲜明,见解一针见血,反对什么,拥护什么,十分明确。

同时,其说理亦旁征博引,一泻千里,没有矫揉造作,扭扭捏捏之态。这也许与毛读书多、见识广、个性豪放、敢与天斗地斗人斗不服输的个性有关吧。毛的为人亦是以人民大众为亲人,是粗犷豪放的。没有毛的雄才大略,就没去共产党执政新中国的光辉。我常常想,毛只是中师毕业,但其学识其个性是唐宗宋祖所不及的。

文章如何才能光明俊伟,做人如何才能恢宏大度,需要日积月累,不断的修炼自己,不断的提高自己,读破万卷书,行走万里路,观海听涛,登高望远,保持一颗积极乐观心态,敢于不屈不挠,方能破云见日,换一个朗朗乾坤。

细想,自己为什么提高不了,进步不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读书太少,不能博览群书,亦不能精读,也不能广交朋友,导致自己才疏学浅,见识不光。要想有光明气象,当该勤奋读书,积极实践,万不能读死书,死读书,贵在学以致用,口而诵,心而惟,把一腔正气赋予万事万物,这样才能更好的提高自己。

《周易》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如何藏器,当以厚重为本。我们只要把把久储的厚重,在写文章与学做人上有机统一起来,坚持不懈,必将以雄健的姿态展现在芸芸众生之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