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篇文章引发的回忆

2020-01-09

我如往常一般翻看着空间里的好友动态,除了说说就是自拍照。我想我真是无聊透顶了,因为,我居然去一条一条地翻看那些我觉得无聊的说说的评论!空间里没什么新鲜事,但我依旧不想关掉手机去做其他事。感觉手机像大麻,而我则是抽大麻的那个人。

我拿着手机,机械性地做着那些每天都会重复N多遍的动作。我点进一个好友发的文章里,仔细读下来,才发现那里边写有她对我的评价。她把我夸得连我都差点不认识自己了。

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我感觉身边的景物在不住地倒退,我的思绪随着一阵风飘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八月。

那个八月,夏末的余温还未散去。太阳依旧高挂,天空晴朗无比。我带着兴奋和期待迈进了高中生活的大门。于是,我认识了她。

她留给我的记忆挺深刻。新生做自我介绍时,不都是站在讲台上一本正经地自报家门然后再引申提点兴趣爱好吗?可是,她却一上台就拿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朵玫瑰。说实话,现在的我觉得,其实她画得不怎么样。但是,她能在那么多陌生人面前很快地画出来,并且微笑着从容不迫地告诉大家她热爱画画,就她的这种有胆量的、大方的做法,都足以让我这个不敢那么做的人为她拍手称赞。然而,这并没完。她还说她喜欢唱歌,在班里的一片起哄声下,她还扯着嗓子唱了一首京剧。唱得还不错。所以,我记住了她。

这真是一个好的开始,她可是一下子就在我们班出了名了。拘束着,不太喜欢主动和别人搭讪的我,是通过我的那个与她住同一寝室的同桌认识她的。那时候我知道了,她其实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特别活泼。她是一个看起来很文静的女生。她的家境不好,所以她凡事都很节约,她很少去食堂吃饭,总喜欢去买泡面或者饼干充食。她的右耳听不见,所以每次我和她面对着说话时,她都喜欢微微左侧着身子。她笑起来很甜,但她从来都只是微笑,因为她觉得她的牙齿长得不好看。

她是一个那么努力的人,我总能看见她坐在板凳上努力的身影。虽然她理解一道即使很简单的数学题也要花很长的时间,但这依旧阻挡不了她坚持来问我同桌的数学问题的步伐。她会每天学到很晚才休息,第二天却又很早起来背书,她坚持着,即使考试下来一团糟。她那么拼命,仿佛赌上了自己的整个青春,起先,老师还总是找她谈话、提点她,可后来,她越来越力不从心的样子导致老师放弃了她。但,她似乎总是对生活有着美好的期待。她似乎总是能够以平和的姿态待人,即使别人玩笑开过分了,她也只是笑笑。她热爱写作,我喜欢拍照,我们还开玩笑似的说,等她以后当作家了,我就拍照片给她的文章做插图。

高三分寝室,意外地,我被分到了她们那里。于是,我成了她的上铺。

那时候,她没有台灯。我便把我的学习基地搬到了她的床上。我看书,她在手机上做题。我写日记,她在桌子上记单词。她那里总放有很多东西,我饿的时候只要抱怨一句,她就会去翻半天找给我吃。我们在她的床上拉一个挡光的帘子,我跟她诉说心中的烦恼,跟她抱怨在这个寝室里的诸多不习惯、对某人的不满,而她每次都微笑着安慰我、开导我。我至今都还保存着她写给我的一张纸条,上边写着她对寝室里每个人的性格和评价,她告诉我在与她们相处时的注意事项。末了,她还写了一大段安慰我的话。她写字很慢,所以,当我看着那一张写满了的纸时,便很轻易地被感动到了。

同在一个屋檐下,我看到一个与外边相比不同的她。

她长得比较黑,室友喜欢开玩笑叫她“小黑”“黢黑”,她也跟着笑着自嘲;冬天洗衣服很困难,她便说以后要嫁一个卖洗衣机的老板;厕所不够用,她说以后要在家修很多个坑位,这样每次上厕所就可以上个痛快了;室友开玩笑打她,她抱着臂很柔弱委屈的样子,抽噎着说,以后一定要嫁给黑社会老大,看谁还敢欺负她;没钱的时候,她呐喊着:“以后我要当总统夫人!”……对于她这种无厘头的、逗比的样子,我从刚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习以为常、直接无视。后来,只能仰天长叹一句:“人不可貌相啊!”

高考后,我们各自分散,南北距离遥远。从她发的照片和动态里知道她过得很好,我并不惊讶。因为,虽然她有点反应慢、有点视财如命,但,她是一个那么平和、可爱、努力的女孩,生活又怎么舍得总是亏待她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