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北的风

2020-01-08

一阵风起云涌的酝酿,大西北的狂风怒吼着从远方夺命般的赶来。所到之处,黄沙滚滚,漫天飞舞。一切好像被笼罩在了恶魔的手掌之下。小镇顷刻之间变成了鬼镇。

这个季节是北方沙尘暴肆虐的季节。脆弱的地表丝毫挡不住狂风的造作。远远望去,世界被缩小在一个有限的的范围内。真可谓,北国风光,千里狂风,万里飘沙。灰蒙蒙的天空总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四周有限的视野让人产生了巨大的恐慌,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风,第一次见这黄沙如乌云般滚滚而来的天气。狂风吹得小草把头埋进了土中,大树弯下了挺直的脊梁,花朵失去了鲜艳的光泽,河水皱起了一道道波纹,飞禽偏离了方向,青蛙停止了鸣叫。一切外在的声音,统统被这狂风取代了。

飞沙走砾,站在风中有种被刮走了感觉,那随风而起的沙粒打在脸上,让人生疼。直到夜晚时狂风依旧不减最初的执拗。彩钢板房被吹的噼里啪啦的响,狂风使劲地吼着嗓门,那一声声咆哮声把所有的声音都盖过了。天空中的沙土从缝隙中飘进了房屋,桌子上,椅子上,茶几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在这种天气里,我们明显的能感觉到吸入口中,肺里的尘埃。

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望着光秃秃的山岭,我感到了一阵阵悲哀。祖先留给子孙后代的山山水水,在大机器的攫夺下变得一片狼藉。看着一座座山顶被削平,看着一颗颗树木,小草在车轮下丧失生命,我的心越加沉重。本来就干旱的大西北怎么经得起这样巨大的考验。小草没了,树木没了,河水被过量用掉了,拿什么来涵养水源?拿什么来维护生态的平衡。

我们的祖先孟子在几千年前就提出: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可我们这些不孝的子孙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不顾我们生存的环境,把大自然破坏的千疮百孔,伤痕累累。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人急了呢?

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我们懂得世间所有的道理,比世间所有的物种都显得聪明。可是在利益的驱动下,我们忘却了所有的一切,又把自己变得无比的愚蠢。

大西北的风,以其人之道 ,还治了其人之身。这是给人类的警觉,这是给人类的忠告。一山一草皆有情。无情的破坏让大自然痛不欲生。这黑旋风一般的天气,正是对人类的惩罚。

惠特曼说:大地给予所有的人是物质的精华,而最后,它从人们那里得到的回赠却是这些物质的垃圾。人要想要健康的活着,就要有清洁空气;清澈的饮水;温暖的阳光。愿正在肆虐开采的人类能懂得这点,合理的利用大自然,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片青山绿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