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颂

2020-01-08

2018年春到百里洲赏梨花,偶遇与共和国同岁的梨花奶奶,她伴随着新中国诞生而生,伴随着新中国成长而长,伴随着新中国日益强大而强大。她猫着腰,在梨花林里来往穿梳,如“留年戏蝶时时舞,自在骄茑恰恰啼”般欢腾,更像“男儿誓死保家乡,生死茫茫”之慷慨激昂的共和国卫士,呵护梨花的枝杆,呵护骄嫩的梨花。她说正是一年一度赏花季,游客之多,凡来赏花者,都要与梨花零距离拍照,这美丽的花朵,都盛开在梨枝上,初开时一簇簇的花重重叠叠,柔顺上扬的分枝纵横交错,稍不留神,若是碰触到梨花绽放的笑脸上,一朵花甚至一簇花就脱落了。这离开母体的花朵,兴许几月之后,就是一个或多个肉嫩脆爽,饱含蜜汁的洲梨呢,这可是梨农躬耕一年的全部期盼啊!

梨花奶奶的自信写在脸上!这是一位梨农在尽义务,一位朴实的庄稼人在履行神圣的职责,一位普通的公民肩负着保护梨园的伟大使命,而乐此不疲。这是一名“护花天使!”

此时无声胜有声!没有豪言壮语,却胜似豪言壮语!我便撰写了《梨花奶奶的坚守》和《梨花奶奶的坚守——续》

2019年3月底,天气经常出现“日晴夜雨”的状况。我们选择了夜雨后的一天上午,薄雾渐散,春光明媚,艳阳高照,温暖宜人。从枝江城区驱车赶往余家溪轮渡,稍等片刻,便听着汽渡船震撼的汽笛声,回响在浩瀚的江面上,轮渡船即将抵达百里洲梨花园。

百花竞相开放的花海里,很多花的花瓣中心和边缘的颜色呈异色,或白或黄或紫,甚至更多杂色混现,五彩缤纷,让人顾盼不及。而梨花与众不同,只是纯粹的白,干净的白,无私的白,满园的白,白茫茫一片,在梨园轰轰烈烈铺展开来。

梨花洁白无瑕,一尘不染。“梨花洁白如琼玉。”梨花又名“玉雨花”,赏梨花,不觉得联想到做人,当如梨花白白嫩嫩,简简单单,明明亮亮,透透彻彻,如一碗凉水清澈见底,不用绕弯弯,兜圈圈,诚挚地交心,坦荡地交友,正直地处事,朋友方能愈走愈近,愈走愈亲,真正地走进内心,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当你遇到难事急事时,朋友会第一时间帮你助你,不求任何回报。

梨花生在乡间原野,却似出阁于深闺的大家小姐,清心玉映,姿色端庄秀美,知书达理,素淡中不乏沉稳的气质,由内而外,超凡脱俗,“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秀靥艳比花娇,玉颜艳堪春红。”

梨花如清一色绫罗绸缎,精编巧织,细腻典雅,轻盈剔透,滑滑爽爽,柔柔软软。在春风吹拂下,如水波荡漾,光耀潋滟,天香国色,“淡妆浓抹总相宜。”

梨花递次绽放,在繁花似锦的三月,得抓紧时间赏之。因为梨花的花期也就20来天,今天万花簇拥,也许明天,或许后天,大后天,油亮的枝杆上就会长出红紫嫩芽,渐为嫩绿叶儿一片。有限的花期使得赏花人不经意间便错失良机,又得等待一年的大好时光。

梨花有性情,梨园有人生。

梨花在肥沃的土地上竞相争艳,人们应接不之时,它便以匆忙的脚步谢幕于空旷的舞台。亦或人的短暂一生,在来不及回望走过的路时,工作服务年限转瞬即逝,便成为社会人士。噢闻梨花的芳香,与梨花生长共进退,激情谢幕于人生大舞台,活出自己的风骨,便是唯美选择。

走进梨园,每棵树像一个个积极向上的阳光少年,上扬着臂膀,分别与邻树上扬的臂膀交织,纵向形成了无数个大写的“人”字,可以说是望不到尽头的“人”字,太震撼了!我情不自禁,猫着腰,在大写的“人”字下缓缓行走,当顶的太阳透过一层层梨花,照射到梨树下,夜雨浸湿的土壤上,水气渐渐散去,踩在松软、泡泡的地上,忽然觉得在这个大写的“人”字下,自己是多么渺小。干脆蹲下来,席地而坐,静静地欣赏生长成大写的“人”字的神奇梨树,静静地欣赏大写的“人”字树上满园的繁花!

我暗自庆幸,这是我最新发现,更是我唯一发现,酝酿着将梨树的名儿改为“梨人树”。也许居高腑瞰,或来一台无人机盘旋于梨园上空,这一行行繁花似锦的大写的“人”字会更壮观。但限于此时的条件,只能蹲着观赏了,倒是别有一番韵味啊!

这些大写的“人”字树,懂得“物竞天择”的生存法则。那就是以各自的力量适时支撑,又若即若离,彼此互不干扰,通风、采光良好,能最大限度地吸收阳光、水分,并均衡地分布各种营养元素,满足健康生长所需。

我回想起小时候读书放学后,中午心急腿也急,火急火燎地往家赶,总是竞走回家,再竞走返校。当坐着吃饭时,两腿便觉得酸酸的。于是翘起了二郎腿。母亲见状,会用双手把我搁在上面的腿放下来,并拍着另一条腿说:“幺姑啊,你让这条腿歇会撒”。要“站有站相,坐有坐样,女孩坐着应两腿并拢,不能翘二郎腿。”

当人站着时,全身的力量和重心,都在两条腿上。而当坐着时,倘若一条腿长时间压着另一条腿的话,人的坐姿会歪着,重心也会偏向承重的一边,久而久之,承重的这条腿会有麻木的感觉。且坐姿不正确,会导致颈椎、腰椎等部位骨质增生等疾病。

随着渐渐长大,方才大悟生活的真谛,深深懂得了母亲的良苦用心,也时时牢记母亲的谆谆教诲。

梨园这大写的“人”字支撑起了家,支撑着路,支撑着回家的路!

当依依不舍地离开梨园,离开生我养我的洲岛时,“诗歌难以诉衷肠,可叹可殇啊!”

花儿经历了年复一年,花开花谢,方能硕果累累。人生亦如大海的潮起潮落,涨潮时的汹涌澎湃不自傲,不得意,退潮后的缓缓回落不懊恼,不失落,任何时候保持心理平衡,波澜不惊,唯有像梨花,像梨花奶奶一样的坚守,脚踏实地,不改初心,一切生活的真实,一切真实的生活,源于足履实地的坚守里,源于扬鞭自奋蹄的车辙里,源于顺乎自然规律的大道里。

“护花天使”梨花奶奶怀揣着一个梦想,就是期盼全社会平安和谐幸福,与之悉心交谈中,她不时发出热情爽朗的笑声,加上汽渡船鸣响的汽笛声,化作共和国70大寿庆典齐奏的《义勇军进行曲》,久久回旋在梨园上空,飘过水光与天色相浑的长江,飘向神州大地,飘向祖国的未来……

相关文章